第84章 看我不打断你的另一条腿


本站公告

    这个出人意料的举动,顿时让在场的护士都震惊了,就连负责林雨心手术的副主任医师都有些手足无措了,他只能把商量的目光落在了一旁的凌烟身上。



    凌烟和江锋对视了一眼后,便没好气道:“听这家伙的,出了问题我负责。”



    看到凌烟都对江锋无奈了,周若男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但是笑容之中的苦涩,却被江锋一眼看出。



    ……



    当江锋抱着周若男走出医院的时候,林雨心和凌烟都跟在了两个人的身后,一个不经意的四目相对,凌烟欲言而止。



    林雨心也看到了凌烟的眼神不太对劲,但她也什么都没说。



    就这样,凌烟目送着三人离开了。



    “心心,我知道你们俩关系好,可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凌烟望着远去的黑色轿车,不由苦笑了一声。



    一路上,江锋和林雨心都没有说什么,车子一路开到了江锋家的别墅。



    江锋家的别墅和林雨心家离的很近,不到一公里的距离,这里的风景很好,适合疗养。



    刚一下车,江锋照旧把周若男抱了进去。



    周若男紧紧搂着江锋的脖子。



    林雨心看得出,周若男已经很依赖江锋了。



    和江锋一起把周若男送进了她的房间,又帮她把伤腿固定好,林雨心这才起身要离开。



    “心心,我有话要跟你说。”周若男忍不住要站起身。



    “你好好养伤吧。”林雨心却阻拦了她,“我懂你,你也懂我,我们永远是最好的姐妹。”



    “心心。”周若男的眼眶再次潮湿了,她有些痛恨自己,感觉自己已经不像自己了,以前她可没有这么娇弱。



    “江锋,你送我出来吧!”周若男说道。



    “嗯。”江锋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起走了出去。



    别墅大门一关,林雨心就转过身,一脸正色道:“江锋,若男是我最好的姐妹,没有之一了。”



    “嗯,我知道。”江锋说道。



    “我的意思,可能你还不太清楚。”林雨心更加严肃了,“我们俩只是表面上的夫妻,甚至,我们男女朋友的关系都是假的,如果有一天,若男跟我打开天窗说亮话,那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你送给她。”



    “……”江锋很自傲,他知道自己很聪明,可是他都没想到林雨心会这么说。



    江锋很生气,但又生不起来气,有一种哭笑不得,又欲哭无泪的感觉。



    “你说这话真的让我很想打死你。”江锋冷冷道。



    “你高兴也好,不高兴也好,我只能这么说。”林雨心带着一丝歉意道,“江锋,我有喜欢的男人了,我喜欢的那个男人,名叫龙。”



    你不说我也知道,但你那么聪明,为什么要说出来呢?



    “江锋,我不是没有感情的畜生。”林雨心背对着江锋,眼眶里的泪水一直都在打转,“你对我怎么样,我看的清清楚楚,没有你,我都死了十次八次了,江锋,我欠你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我没有想让你还。”江锋心中一阵唏嘘,说起来,他很嫉妒另一个自己,那个自己,就是龙,龙在这几个女孩的心中是那么的根深蒂固,不可动摇。



    “你让我说完。”林雨心哽咽道,“江锋,我不想说下辈子做牛做马还给你,因为那样说太不是东西,也太不负责任了,谁敢肯定人肯定能转世投胎,肯定有下辈子?江锋,这辈子如果我不能跟你在一起,我一定给你找个最好的归宿,我会把我最好的姐妹,最信赖的姐妹,介绍给你……”



    说到这,林雨心的眼泪夺眶而出:“你不用送我,我走了。”



    林雨心说完就钻进了车里,青龙望着江锋,迟迟没有启动车子。



    江锋冲着青龙摆了摆手:“走吧,让她也冷静一下。”



    ……



    江锋站在了原地一动也没有动,直到几分钟后,青龙终于给他发了信息:“兄弟,我把她送到家了,小姑娘哭了一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



    “不用劝了,她得学会自己擦干眼泪。”江锋回了一句,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来到楼上,江锋走进了周若男的房间,只见周若男站在了窗边发愣。



    “啥造型,金鸡独立?”江锋调侃道。



    “师父,对不起。”周若男的声音也哽咽了。



    江锋一下子明白了过来,换在平时,如果他看到自己的手下哭哭啼啼的,他早就当头棒喝了,但是对周若男,他没有这么做。



    江锋走过去,轻轻地按住了周若男的肩膀,道:“其实,咱俩在一起也不错,对吧?”



    “师父,如果你不是龙,那真的无所谓了。”周若男一字一顿道,“可你是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周若男的话像极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顿时让江锋整个人都懵了。



    江锋没有像个傻哔似的问:你怎么知道的,而是苦涩一笑:“你是个警.察,说话要有根据,别把自己的梦话说出来。”



    “师父。”周若男擦干了眼泪,也转过了身,认真的说道,“第一,你在罗国多年,龙也在罗国多年;第二,我跟可乐多次聊过,一次故意聊到了你,我从她的话中,提取到了很多有用的东西。”



    “你继续。”一方面,江锋惊叹周若男的心智,另一方面,江锋也感叹,这丫头真的和外表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绝对不是凶大无脑的类型,她看着莽莽撞撞,慌里慌张,但脑子冷静下来,却比谁都可怕。



    “师父,可乐说过,她和你经常在黑海附近见面,这就说明,这里是你常驻的地方。”周若男一字一顿道,“我曾经在一个训练营里呆了几年,后来经过我的回忆,我们训练的地方,应该离咱们荒岛求生活动的岛不远。”



    “太片面了。”江锋摇了摇头。



    “别急。”周若男目光如炬的凝视着江锋,目光犀利如鹰隼,“你的曾用名是德拉甘,可乐说过,你六年前就用过这个名字……我调查过世界上很多正规的佣兵组织,他们的见习兵的年龄最少也要卡到十八岁,因为就怕佣兵不够成熟老练,如果我猜得不错,德拉甘是你当初给自己起的化名,德拉甘在英语和很多其他语种里,意思都是龙。”



    江锋没有说话,只是眯着眼睛注视着她。



    “还有,虽然你的拳脚套路和当年不同,但有一点,你和龙一模一样,那就是你们出招都很快意,从不拖泥带水,这些细节,心心看不出来,因为心心的功夫就那么回事,但我练了这么多年武,我看的出来。”



    “继续。”江锋的手心已经出汗了,但不是因为紧张,而是因为兴奋,一种特殊的兴奋。



    “师父,还有一种推断,就是你对我们的态度。”说到这,周若男的眼眶再次潮湿了,“我知道你对心心已经很好了,可你对我,也特别好!师父,我不是傻子,我更不是个女汉子,我是个纯粹的女人啊!别的不说,就说你从那个蒙面男人手里救了我这一次,你当时的目光都快把那家伙火化了,你因为这不是爱我的表现吗?不是龙,做不出来的。”



    空气,凝固了,半天江锋都没说话。



    当他忍不住要开口的时候,却发现周若男在笑着流泪。



    江锋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搂住了她的腰。



    “哥……我知道,你最喜欢的是晶晶和欣欣,可是你知道吗?小瓶盖一直都在偷偷地等着你十年了,十年了,我都没有改变过!”周若男泣不成声,“你承认吧!我不想崩溃,你是我唯一不崩溃的理由!”



    的确,周若男没崩溃,但江锋,心中的防线彻底崩塌了,他知道忍不住冲动的后果是什么,但是他已经受不了了,他紧紧地搂住了周若男,忘情的在她的脸上、脖颈上拼命地烙印着。



    手心手背都是肉,如果说当年只是懵懂少年情,那么十年的守望,十年不曾忘却的羁绊,换来的是什么?



    “哥,我想你,十年了!不,十二年了,我想你,我一直想着你。”周若男抱着江锋,痛哭失声。



    去他妈的,让我崩溃一会吧,后果我自己扛。江锋在心中怒骂了一句后,便和周若男亲密的拥抱在一起。



    当年干瘪的小瓶盖真的长大了,比林雨心更高一点,比林静更火辣一点……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种让江锋一直不敢承认的恐惧感,消失了。



    一向狂傲的龙,何曾怕过谁,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她们几个心智不成熟,导致自取灭亡。



    现在看来,本来被江锋看做最不成熟的,反而第一个绽放了,让江锋欣慰不已,开怀不已。



    许久之后,周若男终于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江锋,同时摸了摸满是口水的小脸蛋,轻哼道:“大色狼!真不要脸!”



    江锋很难得的露出了可耻的嘴脸:“要不,做我小老婆吧?”



    “切,你以为自己是韦小宝啊!”周若男翻了个白眼,“才不要呢!你就算是龙,我也有权利选择我的另一半。”



    “很难了。”江锋冷笑道,“你试试看,看我不打断你的另一条腿。”

5858xs.com
网站地图 金沙网址开户手机版下载登入 bet365游戏平台登入 k7娱乐游戏登入
申博正网充值 申博登陆网址 申博菲律宾太阳城33网 申博娱乐真钱三公
超自由棋牌最新版 大唐彩票分分彩是骗吗 天天捕鱼存档 sunbet申博官网登录
bet365官方网站登入 bet365娱乐平台登入 bet365娱乐场官网登入 bet365国际娱乐登入
bet365.com官方网站登入 银河娱乐现金登入 大红鹰娱乐开户直营网登入 bet365游戏平台登入
8JCS.COM S618K.COM 191tt.com 8ZJS.COM 919psb.com
568XTD.COM 989PT.COM 999sbsg.com 304ib.com 8AKS.COM
S6185.COM 897XTD.COM DC398.COM 131ib.com 9927w.com
404psb.com 1111XSB.COM 778jbs.com 988xsb.com 8K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