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what?


本站公告

    成航忽然道:“所以你现在又和我扯犊子,又有威胁感了吗?”



    很意外,问完后发现张子民给了个眼色,并准备好了手里的弹弓。



    成航也警惕起来,迟疑了一秒后,猛地的拉开了旁边的安全门。



    门后果然有人,持刀,且他也被吓到了,紧张的后退了两步,确认了没有丧尸威胁时,这满身道上大哥气息的人一刀就从楼梯间捅了过来。



    他也没有出声大喊大叫,因为显然他也害怕惊动这里的丧尸造成被动。



    在他印象中,写字楼里的人弱的一逼,见到刀的时候大多数直接尿裤子,连跑都不敢跑。但这次他错了。



    从宅男口知道他们绑架并杀过人之后,张子民这次连警告都没有,快速开弓就在大约三米的距离一枪把他爆头了。



    并快速在嘴边比划了个“嘘”的手势,单腿跪在地上矮着身子,寻找动静。



    见又一个人被杀,宅男吓得有些腿软:妈的他们真是特种部队啊!



    成航也相对冷静,不忙嘴炮,快速把这死了板寸头从安全门内拖了出来楼道中,为安全计又在脑壳上刺了一刀。



    这里仅仅只是十六楼。



    宅男提供的消息:女总裁可能藏身在17楼,而对方团伙总部则在21楼。



    至于为什么这刀客杀手会出现在了16楼?



    这点宅男也不知道。



    宅男的对讲机里一直没有出现过动静。



    这有两个解释,一是老魏伤重,没能回到总部,也没能用对讲机通知情况。



    第二:老魏很谨慎,用另外的一套频率预警了。或是已经回到了总部,采用口述方式进行了汇报。



    这些就是张子民对当下形式的分析。



    考虑到自己的性格、任何情况要做最坏打算。于是暂时,张子民只能根据模拟中的“他们已经知道前线阵地沦陷的消息”,来推演后面的战术。



    宅男说他们有十一个人。现在干掉了三个,宅男头衔,老魏生死不知。



    那么,就暂时判定他们还有六个半。



    他们倾巢而出的概率不大,这个板寸头出现在16楼,应该不是为了伏击救援队,更大可能是:女总裁的17楼失守了。她为了安全撤退到了没清理过,有丧尸掩护的16楼?



    这是张子民的猜测,如果是真的,证明她是个有头脑的人,至少她懂得利用环境,利用大家共同的敌人——丧尸,以便保护她自己。



    想定后,张子民压低声音道:“成航,把板寸头的对讲机拿来给我。”



    成航没多问,拿来了。



    张子民又伸手拿出宅男的对讲机,进行对比,很好,两个对讲机在一个频率上。



    这证明他们没有准备第二套备用频率,老魏就算真报信了,那么他是以步行方式,算时间刚刚到21楼总部。



    就此,张子民拿出粉笔在地上写字:“放弃17楼,阵地设在本楼。对方的攻击性非常强,且形成了绑架,并正在迫害等待救援的妇女。我们隐蔽好自身,分别从两个方向推进,一但确认目标携带武器则无需警告,更具战术需要立即就地正法,必须尽量确保他们的消息无法传到总部,以便为我方突击犯罪团伙总部赢得战术时机。”



    成航深深吸了一口气,压制着紧张的心情,最终点了点头。



    之后张子民抹去了粉笔字,正式进入16层,往右边缓慢前进。



    而成航带着宅男,往左边……



    分开后会遇到什么暂时不知道,但没办法,只能听天由命。



    放眼看去满地垃圾,到处是文件,A4纸,线路,倒了的饮水机。手机,手提电脑,打印机等等。



    总之一不小心就会有响动。



    另外到处是格子,桌子,隐藏点实在太多,被攻击的角度也实在太多。



    为此,张子民捏了一把汗,无比谨慎的缓慢推进,并尽量感知周围。



    “唉……”



    隐约中有不少丧尸发出的哀嚎出现在不远处。



    丧尸间虽然也有几率相互弄出这种声音,但根据目前统计的数据来看概率不大,于是张子民愿意相信,那边的转角区域有人。



    继续缓慢爬行了几步,遇到个穿送水工服饰的尸体,从它脑部的伤口观测是被长刀杀死的,且根据伤口状态分析,被杀死的时间不长。



    “他们的确正在这层抓人!”张子民心里想着。



    因为各种要件的组合,正在靠近张子民的分析,这意味着战术成功的可能性不算小。



    思索着,继续匍匐着身子小心前进,忽然觉得不对!



    近处似乎有轻微的呼吸声,且闻到了一股女士香水味,很淡,但真闻到了。



    张子民快速扭头,目光所及的一个格子间的桌子下面,被纸板遮掩了,明显里面有东西?



    迟疑片刻,张子民收好弹弓,改而两只手戴上钛合金手套,然后猛的伸手扯开遮掩的纸板,同时快速闪身后退。



    算好退的及时!



    一个漂亮的三十多岁女人缩在桌子下,在纸板拿开后,她快狠准的把裁纸刀直接捅了出来,却刚好差一些,没捅到小张。



    这个女人也很冷静,没有尖叫,虽然很心慌,但她似乎害怕引来怪物把这里围死,所以没叫一声。



    意外的是,她发现张子民没有攻击,而是在嘴边比划了个禁声的手势?



    同时,她发现张子民胸前挂着一个不知什么意思的徽章,反正就是……官府口的人吧。



    不过现在来说,相反是张子民不放心她!



    宅男的口供中,犯罪团伙中有个女人,也是差不多三十多岁的年纪。



    考虑到这女人用裁纸刀相当凶悍,张子民不动声色的说了一句:“祝老板让我来通知一声,他们杀进来了,不要迟疑马上撤退。”



    她有些懵逼,且马上转化为仇恨,果断又拿起裁纸刀捅来。



    上当了!



    这次张子民不退不让空手借刀,直接以钛金手套硬抗裁纸刀,手一扭就把她缴械了。



    就此,她紧紧缩在桌子下面,红着眼睛,仇恨的看着张子民。



    鉴于她捅人时移动了一下身形,胸前的胸牌也能看清了,的确是宅男说的那个女总裁,她叫昆兰。



    张子民又在嘴巴比划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开始取下了背包,打开。



    昆兰一副“反正栽你手里随便你打整了”的样子,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要干什么。



    结果懵逼了。



    昆兰发现,张子民从背包中拿出一封快递,低声道:“有你的特快。”



    Mother法克!



    昆兰不知道这是啥情况,不过……反正已经不会更坏了,于是快速伸手把特快拿了回去。



    真是自己的特快,灾变前就等着这封重要的文件呢。



    虽然现在没什么用了,但不表示她不会懵逼,继续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张子民。



    张子民指指自己胸口的徽章,“反正邮件安全送达了。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过后你要给我签个字。”



    “what?”



    她还是难以理解的样子。

5858xs.com
网站地图 bet365投注网登入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手机版下载登入 老虎机娱乐现金网登入
太阳城投注 申博太阳城娱乐城 澳门网上真钱骰宝娱乐 太阳城开户网址
众彩官方网直营网 优博时时彩软件登入 申博太阳城沙巴体育 猫游棋牌平台
bet365棋牌游戏登入 bet365网登入 bet365游戏官网登入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手机版下载登入
bet365投注网登入 bet365官方注册登入 bet365线上娱乐登入 bet365官方投注登入
333xsb.com 586sunbet.com 998jbs.com 77sbsun.com 585jbs.com
7777ib.com 589sj.com 55sbsg.com XSB889.COM XSB897.COM
888TGP.COM 687XTD.COM 87XTD.COM 1112932.COM 1115117.COM
99sbsun.com 8AKS.COM 85XTD.COM 195PT.COM 578D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