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入城


本站公告

    高乐县,城南。



    食为天酒楼,二楼中央台子上,一名四十上下,须发斑白,衣裳半旧的说书人正说得唾沫横飞,引得周围食客拍声叫好。



    “……自太祖定鼎天下,我高乐开县三百年间,一向歌舞升平,海晏河清,纵有那行恶违法之徒,也有诸位大人缉凶惩恶,守土安民,堪称王道净土。但今日却有一恶徒,出身低贱,心术不正,恩将仇报,杀人盗银,事败之后不但不束手就擒,还负隅顽抗,身背十数条人命而逃,诸位,可知这恶贼是谁?”



    “废话,除了那马家恶婿燕长生还能有谁!”



    “这事全县城的人都知道了,马家可是吃了老鼻子亏了!”



    “据说那燕长生在马家奸杀了十几个妙龄处子,被发现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手起刀落在马家庄杀了个七进七出,然后卷了几百万两细软大笑离去……”



    “我弟妹的舅母的侄外孙的堂哥的儿子就在马家做事,据他说,那燕长生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胳膊能跑马,拳上能站人……”



    “咳咳,诸位,诸位!”



    见一众食客兴高采烈的相互交流,几乎有把自个抛开的架势,说书人连忙提高嗓音:“小的有燕长生最新的消息。”



    这话一出,那些听众顿时把目光重新聚集到他身上,纷纷催促。



    “快说,有什么新的消息?”



    “是不是那恶贼已经伏法了?”



    “官府悬赏的千两白银被谁得去了?”



    ……



    看着众食客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说书人自得的捋了捋胡子,故作高深的磨蹭了片刻,等众人露出不耐之色时,这才说道:“小的也是今天才得到的消息,搜捕燕长生的马家家丁队,在流溪河下游三十里开外的岸边,发现了他们一名教习的尸骸。”



    “县衙的仵作验过尸后,传出消息,那教习大概亡于十日前,致命伤是咽喉一刀,此外,他身前也遭过重创,双目,胸口,下阴都被打成稀巴烂……”



    这话一出,二楼围坐的那些男食客们登时只觉胯间一凉,下意识的加紧双腿,脸上纷纷浮现出戒惧之色。



    “……这莫非是那燕长生做的?”



    “问得好!”说书人指了指那名提问的食客,接着道,“小的也不知道。”



    见众人似乎有恼怒发飙的迹象,他连忙摆了摆手,解释:“诸位听小的解释,实在是连马家和县衙都不能确定真凶究竟是谁,诸位可知,那教习已达练肉的境地,再有十几年的积累,说不定内壮有望,可却几乎被虐杀,凶手的实力可见一斑。”



    一名虎背熊腰的食客迟疑道:“能虐杀练肉境武者的,至少得是练筋练骨境的外练武者,甚至是……内壮境?”



    说书人一拍手掌,说道:“不错,这也是县衙和马家不能确认真凶是燕长生的原因,要知道那恶贼虽然手段残忍,天赋不弱,但他满打满算,踏足武道不过数月,而且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马家卧床养病,据小的得到的消息,马家判断他的实力大概在筑基小成左右,至多不超过大成,绝不可能踏足外练境。”



    “那你之前讲的都是废话咯?”



    “就是,我们要听燕长生的消息,你扯别的人做什么,那教习死了,自然有马家河县衙去处理!”



    “对呀,我们关心的是那千两白银……”



    其他食客反应过来,登时起哄,一时间,整个食为天二楼吵吵嚷嚷,好不热闹。



    “诸位……诸位,还有个有关燕长生的消息。”



    说书人抹了把额前冷汗,连忙补救:“是燕长生的家人,据说十天前县衙就已经把燕长生的家人索拿入狱,这些天更是日日拷打逼问,可那燕家人端的嘴硬,丝毫不肯透露燕长生的消息,触怒了县太爷,已被判下斩立决,定于明日午时问斩。”



    “那燕家人可真是硬骨头,宁可死都不出卖燕长生!”



    “……照我说,这全都是那燕长生惹的祸,燕家人被牵连了,燕长生的父母我都见过,都是那种老实巴交农家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知他们不是表面上老实巴交,暗地里杀人越货的凶人?”



    ……



    就在众食客七嘴八舌议论纷纷中,二楼靠窗的座位上,一名面带霜色,神色冷峻的中年食客缓缓夹起掉在桌上的牛肉片塞入口中,咀嚼了几下后,放下筷子,起身离开了座位。



    片刻之后,食为天四楼的地字号客房里,这名食客紧闭门窗,在桌上的铜镜前坐下,伸手往脸上一摘,竟是活生生撕下一层皮,露出了一张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少年面孔,赫然正是燕长生。



    而他手中握着的,俨然是一张几可以假乱真的人皮面具。



    “……县太爷和马家勾结,见捉拿不到我,就把怒气洒在了燕家人身上……真是该死!”



    “我有碧烟级武道气象的加持,又有系统能够不间断的补充修炼所消耗的气血,十天苦练相当于寻常武者数月苦功,可如今不过是筑基大成,离气血冲顶盈颅的圆满境地还差些火候……”



    燕长生深吸一口气,心念一动,绿光闪动间,系统面板就出现在了视线中。



    宿主:燕长生



    气血:9.1/9.1



    精神:2.3/2.3



    境界:筑基-大成



    武技:铁马桩(圆满),奔马拳(圆满),黑虎桩(圆满),黑虎刀法(圆满),黑虎拳(圆满),八步赶蝉(圆满)



    武道气象:玄玉塔(碧烟级上品)



    财富值:14782



    和十天前相比,面板上最大的变化就是气血上限的增长,已经悄然超过了9点,也即是说,他此时的气血值相当于9名成年男子巅峰气血的总和。



    他的气血之所以在短短十天内就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除了有碧烟级上品的武道气象加持,离不开系统面板能瞬间恢复亏耗气血的强悍功能,还有就是他个人这段时间夜以继日,几乎没有休息的极限苦修。



    武者在筑基时期要想壮大气血,唯有苦熬桩功,可站桩非是易事,每分每秒都要消耗气血和精神,寻常的武者每日站桩最多半个时辰就得停下,通过休息或进食药膳,或浸泡药浴来补足亏耗的气血,即便是一些天赋强悍者在筑基期也无有能站桩超过两个时辰,不然就会损耗元气,伤及本源。



    但燕长生不同,一则是他本身拥有两门圆满级的桩法,能够最大程度发挥桩法壮大气血的效率,圆满级的桩法修炼一个小时的效果数倍于大成级;其次就是系统面板,只要消耗财富值就能补充气血和精神,让他能够一直修炼下去。



    如此一来,才让他短短十天就达到别人数月乃至一两年才能达到的效果。



    不过,从昨天开始,他再修炼铁马桩或黑虎桩都无法再提升气血上限,显然这两门桩法已经的效果已经被他开发到极限,要想再壮大气血,只能另寻他法。



    “我继承了这个世界燕长生的身份,就必然要承担因果,燕家人明日问斩,不论这是不是马家和县太爷的阴谋,我都要设法营救。”



    “马家和县太爷估计早就布好了罗网就等我自己往里钻,我现在的实力太弱,虽然把很多武技都点到圆满级,但承担不起施展这些武技的气血消耗。只有突破到外练境,气血大增,实力大进,才有希望闯一闯。”



    “不知能不能在今晚之前突破到外练境……哎……希望……”



    燕长生叹了口气,对着铜镜把人皮面具盖在脸上,稍作修饰后,又变回之前那个面带霜色的中年男子。



    这张人皮面具,连带着配套的身份证明都是他从黄教习身上找到的,当日他斩杀黄教习之后,本着“蚊子再小也是肉”的想法进行了搜尸,不仅找到了两千多两银票,还收获了一整套完善身份。



    想来该是黄教习早就有脱离马家的想法,给自己准备了条后路,这次眼见燕长生从马家弄了十几万两银子,所以动了心思,想要杀人劫财,然后改头换面,用备好的新身份重新开始生活,却不料做了运输队长,全便宜了燕长生。



    “我现在名叫严洛,邻县长社人,原本是富商之家,后全家死于仇杀,这些年耗尽家产寻师学艺,一直漂泊不定……”



    对着铜镜整理了一下衣物,燕长生把自己现在伪装的身份反复念诵了一遍,起身下楼,向守在门口的小二打听。



    “客官想要去雄威武馆找练老英雄学艺?”



    店小二诧异的看了燕长生一眼,或许是见燕长生年过三旬,已经过了习武的最佳年龄,欲言又止,但他最终没有把话说出口,只把去雄威武馆的路线讲了一遍。



    “多谢。”



    燕长生道谢后,转身离去,直奔雄威武馆。



    在继承的前身记忆里,雄威武馆的馆主练老英雄是全县有数的高手之一,内壮级的实力,师承不凡,而且不问出身,只要出得起钱,武馆的武技任选,甚至如果愿意花费大价钱,还能败在练老英雄门下,得一个记名弟子的名头。



    他此刻伪装成严洛,从其他地方慕名前来,对高乐县城不熟,自然要借向小二打听来体现这一点。

5858xs.com
网站地图 银河娱乐备用网址登入 bet365直营登入 760.com百利宫登入
太阳城真人荷官 手机版百乐家 申博真人游戏 申博手机苹果版
聚富彩票welcome登入 澳门博彩机 九五至尊网上娱乐平台网址 娱乐排行榜
bet365体育在线注册登入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手机版下载登入 bet365官方网址登入 bet365注册送16登入
bet365官方网站登入 百利宫现场娱乐登入 bet365游戏平台登入 宝马娱乐赌博直营网登入
678jbs.com 218sunbet.com 127sun.com 984XTD.COM 866TGP.COM
9888DZ.COM 132psb.com 444TGP.COM 77sbsg.com 33sbib.com
1112939.COM 68XTD.COM 729tt.com 583DC.COM 537SUN.COM
1112933.COM DC291.COM XSB918.COM 8LJS.COM S618D.COM